能慰籍這形單影只的恐慌與不知所措即可

四月,對於北方來說是一個躁動的季節。又像是任性的小女人,行止由心。這樣冷熱莫測間,有的人早已迫不極待地穿上了夏衣,似與百花相媲美;而有的人不急不徐仍然穿著深色外套。仿佛,她的春天還沒有開始,她的熱情也還深藏心中。

這季節,忽而下雨,忽而晴空,忽而又不近人情地陰著臉刮起大風,把天與地吹的一片混沌,令那些初開的花朵不知所措,那些脆弱的葉子亦跟著倉惶掙紮。

恍恍惚惚裏,光陰悄悄流逝。感覺自己似乎很忙,忙的沒有時間打開電腦,敲出那一個個活潑又代表靈魂的漢字;又似乎很閑,閑的有大把時光可以浪費,比如去澆花剪枝,給好友的朋友圈點贊。

日子,大概就是這樣一天一天,一分一秒過來的吧,累的背痛也不敢停歇,閑到發慌也不肯與人交流。我知,在很多時候,人的心境是為外力所影響,沒有一顆強大的心,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能在你的心湖裏濺起波瀾。你坐臥不安,心神不寧,就連窗外滿園的春景都淹沒不了你的惶恐——你聞不到春雨裏新鮮泥土的味道,看不到玉蘭嫣紅,悠然枝頭……

像是一個無所皈依的浪子,除了美食能夠稍稍安慰那只饑餓的胃,任何的繁華熱鬧與人流如織,都跟你無關。你向往又本能的排斥著這世界,只希望能讓這顆心有個安身之所,不必太繁華亦不必太熱鬧,能慰籍這形單影只的恐慌與不知所措即可。

心無所依,到哪裏都是流浪。情無所屬,萬千柔腸亦是悲涼。生活,從來不是單一味道,把個酸甜苦辣揉雜抹勻,灌進一段段愛恨悲喜裏,就那么一點兒,一點兒擠到你的日常裏――醉了、累了、哭了、笑了……

世間安得雙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。多想,乘一葉扁舟,遠離這塵世之喧囂,覓得青山綠地,建一所木屋,上覆良草,不懼風雨吹朽;圍一方小小籬牆,上綴四季花香,引來蜂鳴蝶舞,你追我逐;籬笆門內,是滿園綠蔬紅果,門外,是那幾只叫的歡的灰鴨,正在溪中雀躍嬉鬧……看那春風綠了兩岸,夏荷嫣然亭亭,秋菊漾滿層層金黃……而那株清瘦的老樹呀!依然會在寒風中傲立,在點點潔白裏開出泣血的心意……


[PR]
by emily231 | 2018-07-05 12: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