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今雜草叢生荒蕪了沙丘

每個人都有一個夢,或大或小,或深或淺,夢的窗始終敞開著。從牙牙學語,到兩鬢斑白,一生說長很長,說短很短,有限的光陰裏,總有那么一種執著的帆,一直向著陽光。那夢從未離開,雖然歲月翩遷,有時夢的翅膀受了傷,有時雨濕了念的手帕,可從未走遠,因你我他都不會停止前行的腳步,世事不論如何折疊,夢心一直在飛翔。

碌碌的日子,不經意間滑落了許些,記憶的碎片,總是深刻著一份執著,走過了繁華似錦,進入中年的我們,一直思慮著那未曾抹滅的煙火,那曾經為之動容的夢想。只是現實與理想之間,總會存在著抉擇,於是放棄了很多本原本真的東西。

堅強微笑的背後掠過絲絲遺憾,本喜歡從文,現在從了理;本喜歡舞蹈,現在……是啊!現實與夢想之間隔閡了太多太多,那么多夢想未能成長,早早淹沒在流年似水中,總是選擇理性,為了生活,為了家庭,為了孩子,為了……

生活似一把剪刀,剪了這兒,又裁了那兒,框框般套路地過活著,當有一天,驀然回首,已經是落英繽紛,一株黃花瘦。歲月翩遷,一路坎坷顛簸,只是為了尋找一片綠蔭之旅,卻偏離了初始的夢,很多未完成的,未開采的綠圃,如今雜草叢生,荒蕪了沙丘。

須知,不論怎樣來過,夢心一直在,一直等待飛翔,只是我們匆匆忙忙,快拍節奏,掩埋了清澈的那片海藍。未曾忘記,未曾放棄,只是現實的骨感太強,抽不出太多的日月,打理夢想的荒廢。


[PR]
by emily231 | 2018-04-13 17:10